大案回顾-穷凶极恶之“季强”恶势力团伙覆灭纪实

2018-10-26 13:44:57投稿人 : 青岛本地网围观 : 3160 次0 评论

一个16岁就参与恶势力团伙犯罪强奸女学生被判刑的涉毒人员,取保放出后又重整旗鼓,卷土重来,拉起一个30多人的恶势力团伙。依仗武力,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恶贯满盈。大荔县公安局通过“大走访”获取线索,成立专案组,奋战80天。将这个“碰瓷”敲诈、拦路抢劫、受雇他人充当打手、吸贩毒品和疯狂进行盗窃诈骗作案118起的恶势力团伙一举摧毁。截至5月25日,以季强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已有20人落入法网。

人类的手戴着手铐的剪影

一串串蹊跷的“交通肇事” 牵出恶势力团伙

2009年阳春三月,洛河南岸。公安民警“大走访”活动在这里开展得如火入荼。

位于洛河岸边的石槽派出所,新任所长张进荣和教导员张潮丰带领民警进村进户。察民情,访民意,解民忧,安民心,决心解决群众缺乏安全感这一突出问题,甩掉上年目标考核落后的帽子。

走访中,听到最多的就是石槽至沙底乡村公路上不断发生的“交通事故”。群众虽有顾虑不愿明说,可这些“交通事故”非常蹊跷,都和一名叫季强的判刑后劳改保释人员有关。民警感到背后必有隐情,立即展开调查。

季强今年22岁,16岁时就参与当地一个恶势力团伙的犯罪活动,犯有强奸罪被判刑3年零6个月。投入劳改后刑期未满,因病保释回来。可季强监外服刑期间,变本加厉。勾结一名叫赵小龙的吸毒人员和一些村霸地痞,又形成一股新的恶势力。他们经常结伙在大荔石槽到沙底一带公路上采用“碰磁”手段,制造所谓交通事故,以武力威胁敲诈勒索。

全力以赴,摸排线索,追捕季强!可民警先后10多次出击,都没发现季的踪迹。

2月28日下午,一名姓李的村民胆战心惊来到石槽派出所,犹犹豫豫地说出一件事:当天上午,季强带人去他家故意找茬。说他在村上得罪了人,要拿出6000元替他把事摆平,否则就要他好看的。他被逼无奈,给了1000元钱。下剩的5000元,季强要求当晚交清。

得到季强回村又在作恶的消息,张进荣所长立即组织全所民警。于当晚2时悄悄行动,直扑季强家。可民警又扑了空,季强根本就没回家。张进荣所长分析,季强既然回来,肯定就在村子里。为了那5000元,他不会走远。于是便便让姓李的村民给季强打电话,谎称交钱,引蛇出洞。

其实,狡猾的季强这时就在村子中间一座平房顶上坐着,观察着村子里外的动静。他看到自己家门口有几个黑影晃动,感觉不妙。就悄悄溜出村子,撒腿就跑。

在村口守候的民警发现后,立即驱车追赶。眼看就要追上,汽车却一下子陷入了泥坑。老民警赵速利急忙跳下车,紧紧追赶。夜幕下,季强凭着熟悉地形,没命狂奔。赵速利虽然已58岁,年近花甲,可紧追不舍。追出一里多路,赵速利追上季强,用警棍照其后背狠狠砸去。季强一个趔趄,赵速利又飞起一脚,将季强踢倒。追上来的新警王力顺势扑了上去,将季强铐了起来。

3月1日清早,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抓获季强的报告,副大队长杨景奇和大案中队长张有功带领侦察员杨博等快速赶到石槽。

艰难审讯,斗智斗勇,第一个回合终于获胜。从季强交代中,民警掌握了这个恶势力团伙的许多其线索。3月6日开始,刑警大案中队和石槽派出所联手作战,快速出击,组织抓捕。至3月8日,另一团伙头子赵小龙和骨干分子田某、李某等5人先后落网。

分头突击审讯,第二个回合又获得重大突破。季强和赵小龙等交代出涉案同伙30多人,作案80余起。至此,一个由季强和赵小龙两名吸毒者为首组成的农村恶势力团伙浮出水面。

一声声血泪控诉 撕开了恶势力团伙黑幕

3月12日,大荔县副县长、公安局长王存孝和政委武德有带领抽调来的50多名民警赶到石槽。以团伙头子季强落网之日命名的“3.01”专案组宣布成立,分成抓捕、审讯、看守、摸排取证和宣传保障五个小组。在洛河南岸安营扎寨,一场正义与邪恶较量的硬仗在这里打响!

曾担任过城关派出所长、刑警大队长和主管刑侦副局长的武德有,从事刑侦工作20多年,嫉恶如仇。他受命担任“3.01”专案现场总指挥,深感重任在肩。他亲自深入石槽地区几个村子走访,听取群众呼声,带头摸排案件线索,搜集掌握季强团伙的罪恶。组织民警继续抓捕,调查取证,扩大战果。决心把这个恶势力团伙彻底摧毁,为民除害。

可是,民警每到一村,群众却噤若寒蝉,故意躲避。一些受害者也不愿开口,知情者不愿配合。群众顾虑重重,担心季强还会很快放出来,害怕打蛇不死反遭殃。

3月14日,专案组在石槽乡政府配合下召开基层干部会。3月24日,县委政法委书记武建民带领县公安局长、法院院长、县检察长和司法局长来到石槽。召开群众大会,宣布季强等人罪行,表明政法机关的态度。向广大群众表态承诺:一定要把此案办成铁案,对这一恶势力依法严惩。绝不手软,绝不放纵。号召群众消除疑虑,鼓起勇气,检举揭发,提供线索,勇敢地同恶势力分子作斗争。号召警民齐心协力,共创石槽的和谐稳定。

“要是不把这个恶势力团伙打掉,不把季强一伙依法严办,我躺在九龙村口,让你们全村人从我身上踏过去!”石槽派出所长张进荣站在季强所住村子中间一高台上,向群众发出誓言。那激昂诚恳的话语,给村民们壮了胆,撑了腰。人们纷纷涌进村警务室,向民警控诉季强一伙的罪恶!

一位70多岁的老婆婆在孙子搀扶下找到张进荣所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哽咽诉说:去年她孙子准备结婚买了一辆摩托车,刚推回家就被季强看见,说是试试骑一下,可这一骑就没了踪影,原来季强骑出去把车卖了。十几天后好不容易找到季强,季强却说车子没挂牌被交警扣了,要老人拿400元补办手续。老人信以为真,给了季强400元,谁知季强一去又没影了。眼看婚期已到,老人的孙子找季强要车,季强欺骗说400元不够,还要交罚款,让再给他500元。老人的孙子非常气愤,和季强论理。季强竟恼羞成怒,将老人的孙子暴打一顿。

一名姓杨的村民控诉:去年2月一天,他开着面包车去石槽办事,碰见季强的同伙赵小龙。赵故意找茬寻事,硬说杨某欺负过他亲戚的孩子。叫来季强和同伙张某、屈某,将杨挟持到一个姓潘的同伙家里。几个人提着砍刀,威逼恐吓,敲诈了杨某2000元。季强临走时还以帮忙管事为名,让杨某给他买了一条香烟。

……

一声声血泪控诉,一桩桩触目惊心的罪行,撕开了这个恶势力团伙的犯罪黑幕!

广大群众的支持配合,让公安民警如鱼得水,让专案工作顺利展开。

一次次抓捕审讯 洛河见证了公安民警的英勇顽强

“不打掉这股邪恶势力,不铲除这个毒瘤,我们就不配穿这身警服!”公安局长王存孝这句话,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在专案工作紧张而有序开展的80多个日日夜夜里,民警用鲜血、汗水和一个个胜仗,表达了对人民群众的爱,对犯罪分子的恨,对法律的无限忠诚。那一幕幕活剧,让人感动!

……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杨景奇,是这次专案工作的一线指挥员。从3月1日来到石槽直到专案结束,80多天,他从没离开过这里。晚上和派出所民警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没脱过衣服。长时间熬夜,眼红了,人瘦了。难怪县上领导来专案组慰问时,他坐在哪里吃着饼干竟睡着了。

……石槽派出所所长张进荣担负着抓捕案犯的重任,从3月1日凌晨抓获团伙头子季强开始,他脑袋里的弦就一直崩得紧紧的。带领抓捕组民警先后赴渭南,奔蓝田,走华县。两个多月抓获团伙成员20名,而他的体重也减少了十多斤。4月8日,他和民警季保华去渭南高速铁路工地抓捕团伙骨干李某时。早上6点带着烧饼和矿泉水从渭南上了高架桥,一个一个施工点仔细查找。步行40多公里,晚上1点才从华县出口走下高架桥。5月25日星期日,忙于专案一个多月没洗澡的张进荣和教导员张潮丰去县城一洗浴中心。刚准备脱衣服,突然接到“线人”电话,说正在追捕的团伙成员高某、樊某在羌白露面。两人顾不得洗澡,带领民警季宝华火速奔赴20公里外的羌白镇寺前村,将两名团伙成员抓获。

……石槽派出所教导员张潮丰,昼夜忙于专案工作,因劳累过度昏倒。送医院检查发现颅内囊肿,医生要他休息。可他把检查报告装进口袋,装作无事一样又上了案子。还带领民警奔赴山西、临潼等地,调查取证。

…….张有功,这个春节后刚刚通过竞聘当上大案中队长的警校高材生。从专案组一建立,就率领优化组合吸收来的一帮年轻重案侦查员,对抓捕的一个个案犯进行审查。深入调查,落实罪证。此案涉案人数之多,审讯难度之大,在多年来大荔警方刑事侦查工作中都是是少见的。年轻的刑警面对一个个作恶多端,又狡猾抵赖拒不吐实的犯罪嫌疑人。不怕疲劳,突击审讯,每天晚上都熬到深夜。由于过度疲劳,一天晚上张有功下楼时摔倒,右脚骨裂,脚肿得老高。可他一瘸一拐,仍然坚持工作。由于脚上有伤,行动不便,一次下乡取证时再次摔倒,右脚骨折。就这样,他脚上打着石膏躺在病床上,还不停打电话了解案子的进展情况,遥控指挥深挖犯罪扩大战果。

……石槽责任区民警赵速利家在咸阳,年近花甲,在专案中分管线索排查。他每天早早出门,半夜才回来。白天到田间地头,晚上走村串户。自春节长假后,他没回过一次家;专案历时80天,他没休过一天假。

象这样忘我工作,苦干实干,连续作战,无私奉献的感人事迹,在“3.01”专案组每个成员的身上,都能找到许多许多。难怪石槽乡的干部群众都说:有这样一支能打敢拼,一心为民的公安队伍,何愁石槽不得安宁!

一卷卷案卷材料 罄竹难书季强团伙的罪恶

北京:法院发放农民工工钱

2009年5月19日,雨后初晴,阳光明媚,蔚蓝的天上没有一丝云彩。

这一天,是石槽乡人民值得大喜大贺的日子。一大早,十里八村的人们就奔走相告,象赶集一样涌进石槽中学。硕大的操场,顿时好像变得狭小,两万多群众云集这里。

上午10点,只听公安局长王存孝一声令下。威武的武警战士和巡特警将季强、赵小龙一伙押进会场。顿时,会场上掌声、欢呼声、锣鼓声交织在一起。看着往日飞扬跋扈,不可一世,耍尽淫威的恶势力分子一个个低下了头。人们无不欢欣鼓舞,群情振奋,那场面真像60年前迎接解放一样。

会上,公安局政委武德有代表“3.01”专案组向石槽人民报捷,公安局副局长李西洋宣布季强等人的罪行。

80天连续作战,22名团伙成员落网,破案118起,形成的案件材料堆起来足有2尺多高。案卷材料每一页纸上,都沁透着公安民警的心血和汗水,饱含着石槽人民的血泪和期望,同时也印证着以季强、赵小龙为首恶势力团伙的累累罪行。

罪行一:“碰磁”制造“交通事故”,武力威胁强行“索赔”。2006年以来,季强一伙在石槽至沙底公路减速路段,骑摩托车、驾面包车故意和过往车辆冲撞,制造“交通事故”,强行“索赔”。更可恶的是,他们还拿死狗敲诈活人。去年秋季大葱上市,公路上车来车往。他们就找来一条死狗,并事前用注射器灌满“狗血”。看到汽车过来,就将死狗扔到后轮下。然后骑摩托追上去拦住汽车,将“狗血”偷偷喷到车轮上,以车压死了狗要求赔偿。后来又用这条死狗敲诈了好几个过路车辆。难怪一些外地客商和当地司机遭遇不白之冤后,无奈地感叹:石槽这地方,真是汽车好开,公路难过!

罪行二:插手纠纷,敲诈勒索。季强一伙横行乡里,靠武力威胁插手民间纠纷,敲诈勒索,让石槽地区的群众吃尽了苦头。石槽乡三教村一村民在石槽一车行赊账购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到了交款期限还差600元没还。季强得知后找那村民要钱,那村民身上没带钱。季强就强迫那村民把车子抵押给附近一个商店,让店主拿出600元给那村民还账。谁知那600元并没还给车行,反而进了季强腰包。次日,季强又让那村民拿700元把车赎回,多出100元成了他管事的“辛苦费”。

去年8月一天,季强开车从县城回来路上,在洛河桥头发现一摩托车和自行车相撞。便上前“管事”,威胁骑摩托车的掏出2500元赔偿。可他接过钱后,只给了骑自行车的100元,剩的全归了自己。

罪行三:依仗武力,欺压百姓,充当打手,伤害人命。季强有一块空庄基,以7000元卖给了本村一村民。可事过一年,季强硬说当初卖得便宜了,要那村民再给他5000元。那村民不答应,季强就叫来同伙把那村民挟持到沙苑树林深处、洛河桥下和县城一旅馆内,轮番殴打。并威胁要活埋投井,将那村民折磨得实在受不了。被逼重写协议,再给了5000元才算了事。

城关镇观音渡村一名60多岁的老汉因上访反映村干部私自买卖庄基问题,去年春节后遭暗算被打死。村干部雇佣的4名打手中,有3个都是这个恶势力团伙成员。

罪行四:抢劫、盗窃,诈骗,无恶不作。2007年冬季,该团伙成员王某、雷某等蒙面闯入石槽地区一面粉加工厂。用刀架在从外地来这里投资的女厂长脖子上,抢走金戒指和现金2000余元。

去年夏季一个晚上,这帮家伙在公路上持刀抢劫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抢走摩托车、手机和现金1900元。

为满足吸毒,季强一伙还疯狂进行盗窃。汽车、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电脑、牛羊,只要能卖钱,见什么偷什么。去年12月一天晚上,他们窜到附近一村子偷牛。因为失主家大门上锁,为了把牛拉出去,竟将失主家后墙推倒。

人常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季强一伙专门祸害本村村民和熟人,甚至连自己亲戚也不放过。在石槽一带光是被他们“借”去卖掉的摩托车、电动自行车就有10多辆。

…….

洛河滚滚东流,荡涤着污浊。以季强、赵小龙为首的恶势力团伙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恶贯满盈,法律不会饶恕他们的罪恶!

阳光总在风雨后!石槽这个洛河明珠,经过洗礼又恢复了往日的光辉与安宁。

公开处理会上,主席台挂满了锦旗。锦旗上那感谢公安机关为民除害的话语,激励着大荔公安民警在践行科学发展观的道路上,阔步前进,再创佳绩。继续谱写着打击犯罪,惩治邪恶,保护人民,创建警民和谐的赞歌!

敬礼

本文来自《渭南日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立即删除

感谢头条号作者"左搞右笑"搜集整理

青岛本地网-免责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