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案回顾-03年潍坊系列特大抢劫杀人案侦破纪实

2018-10-26 20:59:02投稿人 : 青岛本地网围观 : 3505 次0 评论


大案回顾-03年潍坊系列特大抢劫杀人案侦破纪实
大案回顾-03年潍坊系列特大抢劫杀人案侦破纪实

刑警在案发现场

一件件血案,发生在月黑风高的夜晚。

现场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惊天秘闻。

悄悄排查,一个女人的雕花婚戒暗藏玄机。

紧急追捕,他们为什么要发下“必死”的毒誓?

步步悬疑,年轻警察陷入了老江湖布下的层层骗术……

第一部分:

案件发生在2003年12月28号的凌晨,发案的地点是山东省诸城市相州镇的这家私人粮食收购点。房间里到处是人员活动和打斗的痕迹。地板上隐约可见部分足迹。土炕上明显留有受伤者身体移动的迹象,伤口喷出的血迹线清晰可见。此外,技术人员在地板上找到了一枚猎枪弹杯,在窗外发现了一枚仍有火药味的猎枪弹壳。由于店主人被打伤,受害人全家都赶去了医院。

不料,就在警方进行现场勘察的时候,距此不远的另一家粮食收购站,也响起了枪声。当警方赶到这里时,留给他们的同样是一个血腥的现场。店家的房屋遭到严重破坏,所有可能放现金的地方全都留下了歹徒破坏的痕迹。

【采访】

孙玉龙:发案以后在附近的村庄、沿路的一些门店老百姓都很恐惧。

血案发生后,诸城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并召开了专题研讨会。

然而,警方在现场勘查时,除了发现弹壳、弹杯、足迹之外,并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而据受害人讲,众歹徒中只有一两个负责要钱的人说话,口音不是山东口音。两家粮站虽然都距公路很近,但来这里的也都是本地交粮的农民,或临县购粮的商户,外地的陌生人并不常见。

侦破刚一开始,就陷入了困难,警方只好向上级机关潍坊市公安局求援。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更大的麻烦!

出人意料的是,潍坊市公安局已经积累了大量类似案件,涉及青州、昌乐、安丘,包括相邻地市的沂水等多个县市,累计发生的类似案件多达二十多起。其中一个案件造成的社会影响已经非常恶劣。

这原本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然而,如今却失去了所有的快乐。男主人向来了解情况的诸城警方说:2005年4月22号的凌晨,经营液化气站的夫妇两个正在熟睡,突然听到了外边有很大响动,男主人就起身查看,发现外面四名持枪、蒙面的黑衣的人正在朝院子走来,感觉不对劲的他,立即给住在附近的哥哥打了求援电话。

正当男主人要再拔110时,几名蒙面歹徒已闯到了房前,砸坏窗户,撞开大门闯进了房间,并扯断了电话线。随后他们逼迫惊魂未定的一家人交出了当天的全部营业款,苍惶逃离了现场。

【采访】

受害人:(把钱)拿走以后,我听到有人说,谁啊,找死啊你,听到那么一声,结果枪就响了。

听到枪声之后,男主人更觉不妙,他急忙跑出了去。然而,在离家不远处,他看到的却是倒在血泊中的哥哥,哥哥就此永远地离去了。

离开受害人家后,诸城刑警大队四中队的王首峰,带领他的弟兄们,走遍了周边所有的案发地点。他暗下决心不管多难都要破掉此案。但是,每一个案发现场都没有留下充足的破案线索。而此刻,这伙歹徒已连续作案二十多起,制造了多起血案,抢劫的现金累计已高达上百万元。他又去哪里追寻这一伙行踪诡秘的亡命歹徒呢?

第二部分:

案件远比警方想象的要复杂,诸城警方将系列抢劫案列为当年的一号大案,调集整个刑警大队全体参战,专案组同时也升格为特别重案组,名叫一号重案组!

一号重案组兵分数路,打防结合,刑警们的眼睛开始紧盯每一条主要路口,既要破案,又要防血案再次发生。

这天,他们得到线索,在诸城城郊出现了一伙在公路沿线实施抢劫的人。夜路漫漫,这会不会就是那伙蒙面歹徒呢。

为避免打草惊蛇,他们将警车停在隐蔽处,徒步搜寻着任何可疑的动向,每人都希望他们和歹徒快一点不期而遇。

就在他们细致排查的时候,警方突然接到了报警。抢动案件已经发生,而案发地就在距此5公里以外的地方。谁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来得是这么突然。这是一起什么样的抢劫案呢,抓住歹徒难道就会在今夜吗?刑警们立即扭转了侦查方向。

【采访】

报警人:就在高速路口那,当时有个三轮车,我把它超过去之后,它就没有超我,那从那边高路口那。对,就北边什么镇那边,修高速的那,走那必须跑慢,你跑快过不来,修道。当时你看到什么情况了……丢了几个

电动车,我问过我们经理,一个一千五六吧……按照报警人的陈述,警方分析是三轮车上的人,盯上了的这们位司机,并在修路、车辆难走的路段实施了盗抢。在公路上盗抢运输车辆,显然,这不是那帮蒙面歹徒惯用的伎量。

然而,这会不会是那帮歹徒在试警方的反映呢?自从一号重案组成立以来,蒙面抢劫的案件还从未发生,是不是他们嗅到了什么风声,潜伏起来了呢?而这次盗抢如果真的是他们,下一步他们又会做些什么呢?血案还有再次发生的可能。

一连数月,诸城市公安局配合一号重案组,天天派出巡逻队,沿公路案件易发地段巡逻。这一天,巡逻队一个小区里发现了一辆半新的

摩托车。让警方惊奇的是,这辆车好像在哪里见过。它很像是一年前蒙面歹徒抢劫一家加油站时使用的交通工具。它怎么出现在这里呢?难道这周围就会居住着一个蒙面大盗?警方立即对周边进行紧密排查,力图找到车的主人,但走遍了半个城区一直没有结果,车主神秘消失了。

更为不妙的是,新情况引发了新的危机。公安局办案不利,还环抢劫久侦不破的消息传了出去,市区百姓对公安局的工作开始议论纷纷。

【采访】

孙玉龙:说我们公安机关打击力度不行,对公安机关有好多的埋怨,当时我们公安机关压很大。他就说公安机关破不了案。

谁知,就在整个公安机关压力重重的时候,四中队长王首峰又得到了一个让人们压力更大的消息。

【采访】

王首峰:说我们枳沟镇一家面粉厂被人持枪抢劫了。

被抢劫的是什么样的面粉厂?抢劫又是怎样的过程?受害人又为什么不报案呢?作案的是不是那帮蒙面歹徒呢?王首峰觉得在这个新发案件中隐藏着更多的玄机。

【采访】

受害人:当时(晚上)一点多,在这个屋里,过来四五个蒙面人,把那个防盗门撬开了,接着把这个门一下子打开了,这个门头已经没有了。当时把这门开开的。外面那是撬开的吗当时?外面是撬开的。猛地把门开开了,接着就去里屋。哪个屋?那个屋。还有他亲手动我,(用枪)推我。我就在这边睡。你在这边。对。你丈夫呢?在这边。我在这边。他们过来以后,接着就把灯打开。把灯打开以后,就让我用被子蒙着头。接着就说要钱不要命。要手机。不是,要手机是最后走的时候。要钱不要命。(钱)在窗户那,(我)就把钱给他。他还要,我就把(装钱的)兜子给他,让他快走就行了。就给他两包钱。两包钱有四万来块钱,四万多点。这时拿枪的这个人呢,问有保险柜没有?那人说没有。没有以后就把抽屉全部撬开了。把我爱人一个项链、一个戒指拿走了。最近临走还要,就把(手上的)戒指也让他拿着走了。这个手上的,这受伤了吧。对。最近刚愈合一点。

几名蒙面歹徒,最终对面粉厂的主人家进行了疯狂洗劫,劫走了四万多元现金,一部手机,一串项链和两枚戒指。临走时,还用枪指着他们威胁说不许报警。之后就顺原路逃走了。

【采访】

王首峰:跟受害人交谈的时候,受害人说我们不敢去报案,他们说如果我们报案的话,第二天晚上他们还会来的。

受害人:(那个要钱的歹徒)大体一米七三、四的样子。最多一米七五。不太高。他拿枪吧?就他拿着枪,他拿着枪指着我爱人。

在自己负责的地区里,老百姓受害了竟然不敢报案,这是王首峰最难接受的事实。听着两位受害人的陈述,王首峰开始思索一个问题,这帮歹徒究竟是一伙什么人呢?他们为什么胆敢如此疯狂作案呢?竟然敢连重案组严防死的节骨眼上再次抢劫。他似乎觉得歹徒们是在有意向重案组挑战,而这种挑战,极有可能还会发生!。

第三部分:

男主人曾经陈述说,歹徒从妻子手上抢走的那枚戒指,是他们的订情信物。当初为了表达对妻子的爱意,他特意在戒指上雕刻了一朵立体的玫瑰,他们管它叫“玫瑰婚戒”。

面粉厂发生的抢劫案,再一次给被动的一号重案带来了沉沉的重压。警方开始重新思考过去的案件,既然歹徒敢如此大胆地作乱,就有可能做出更加胆大妄为的事情,而那被抢劫物品很有可能会重新出现在某个地点。如果果真如此的话,就会给案件的侦破带来生机,破案的机会可能就在眼前。

就在侦破工作最为焦着的时候,诸城市公安局来了一位新局长,显然他也感受到了一号大案的侦破难度,上任不久他就和刑警们一起搞出了一个以寻找被物品,牵出蒙面歹徒的新方案。一张捕鱼的大网就要张开,就等着鱼来网里吃草了。

按照这个新的方案,一号重案组的每一名刑警都在悄悄行动。王首峰他们中队也不例外。终于,有一天他在市面上发现了一个戴着女式戒指的男人。于是,他们找到了这个男子。

经过观察,警方发现这名男子手上的戒指也是雕花的,外形基本和面粉厂男主人打造的订情物相仿。它们会是同一枚戒指吗?警方开始慢慢把话题引到戒指上。男人告诉警方戒指是同村的一个朋友卖给他的。白金的戒指,却只要不到一千块钱,价钱并不高。

而通常来说,如果是抢来的东西,再好一般也是不会贵的。于是,警方又借机找到了那枚卖戒指的人。

采访:别的事情不用说,这枚戒指是哪来的,他就说了——寿光。

警方了解到,这个人之所以拥有这枚雕花戒指,也是从寿光市一个陌生人那买来的,而价格还要更低。一枚女式的戒指,偏偏在几名男子手里倒来传去,警方更加怀疑戒指的来历!

王首峰他们立即直赴寿光。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他们终于在寿光市田马镇的一个摩托车修理店找到了这个人,一个姓李的店主人。

【采访】

王首峰:发现情绪不对,有压力,不想说,但是当时因为我们去的时候时间很快,动作也很快,来不及他多想。

说到戒指的来历,李姓男子非常犹豫,他几次欲言又止,并多次站起来来回走动,就座下了也显得坐立不安,心神不宁。对这些,王首峰都一一看在眼里,他更加相信,离破案的终点已经不远了。果然,僵持了二十多分钟,李姓男子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自己做

二手车生意的父亲。警方抱着试探的目的,以谈生意为由约出了他的父亲李焕成,谁知父亲的表现竟和儿子一样不可思议。

警方当即亮明来意,李焕成来不急多想,一口承认了是自己给了儿子戒指,警方见状,则紧紧拉住李焕成的手臂,将没有思想准备的李焕成,推进了路边的汽车,警方拍摄的取证资料干净得还不到两分钟。然而,他会是系列抢劫案的犯罪嫌疑人吗?

就在警方迅速地请走李焕成之后,摩托车修理店的主人,也好像察觉了什么。开始反过来说话,又否认了前面说的,父亲送给自己戒指的事实。而当警方问他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戒指时,却语焉不祥、漏洞百出。这让警方打消了对他的怀疑,显然他是在竭力保护自己的父亲。

诸城市看守所里,出现在王首峰面前的李焕成表情非常自然,而当警方询问他戒指的事情时,他却一下子木住了。王首峰把他昨天说过的话念给他听。他却否认了说过送给儿子戒指的事实。

看到李焕成的表情,王首峰心中一片窃喜,如果说李焕成儿子拥有的雕花钻戒是他自己的,那么就说明李焕成的儿子小李,已经迁进了一系列重大案件。当警方把这些话说来时,李焕成一直狡辩的表情突然凝固住了,这才想到了儿子的风险。

虎毒不食子,经过24小时的无谓的狡辩,李焕成最终承认了抢劫雕花婚戒的事实,而他正是那个询问是否有保险柜的蒙面人。

【采访】

男主人:这时拿枪的这个人呢,问有保险柜没有?那人说没有。没有以后就把抽屉全部撬开了。把我爱人一个项链、一个戒指拿走了。最近临走还要,就把(手上的)戒指也让他拿着走了。

一旦开了口,警方就不会再让他闭上。最终,李焕成承认了全部持枪抢劫案是他做的!

【采访】

警察:但是我们需要的是抓获其它的做案成员,李焕成跟我们说了,我和东北人一起做的案,问他东北人叫的什么名字,张三、李四,胡编乱造,而且他说东北人多他的蔬菜市场,他给联系的买二手的车辆,通过这么一种方式接触以后然后结伙作案。

李焕成还热情地说,如果不信,他可以带警方去抓捕那些东北人。警方分析,这可能是李焕成的一个巨大阴谋,他的目的是以带警方抓捕的方式,引起人们的关注,让真正的同伙尽快逃跑。

一号重案组的成员,也看穿了这一点,他们认定能一起做那么多案子的,一定是一个稳固的团伙,绝不可能是临时拼凑的草台班子。

尽管李焕成还没有招供,可重案组的刑警们早就做好了抓捕众歹徒的准备。

第四部分:

审讯进行到第二天,警方终于攻破了李焕成的心理防线。招供的内容开始向纵深发展。

最后,李焕成终于交待出了他的同伙,这些人包括:

寿光市李焕成同村的李焕明、李焕文——他们和李焕成是亲兄弟,

同村的杨振荣、卜宝安,他们是李焕成好友。

昌乐市的牟新安、李建民,他们是李焕成在寿光以外最要好的朋友。

加上他自己一共七人。

他们的每一次抢劫都是由李焕成提供车辆和枪支,并由李焕成进行分工、制定行动方案。为逃避警方的打击,他们还立下了一旦犯事,谁也不许供出同伙的规矩。这个“团规”就是,如果谁说出了同伙,他本人甚至他的家人,必被其他同伙合伙杀掉。而李焕成出尔反尔的对抗,甚至把视线引到东北人身上,害怕的就是这样一个“团规”。

警方兵分两路,一路奔赴昌乐抓捕牟新安、李建民。另一路奔赴寿光抓捕李焕成的两个亲兄弟,和杨振荣三人。

卜宝安,则由于犯有新罪已经在另一个城市被捕,不在抓捕之列。

作案的猎枪还在他们的手上,而这种猎枪子弹是威力极大的散弹。一旦中枪很难清理出体内的铁砂,不死也会留下终身不便。

相州粮食收购点的店主,在抢劫案中中枪后,虽然经过了精心的治疗,但留在体内的铁砂至今仍不能完全取出,造成的行动不便将终生影响他的生活。

安全起见,警方在抓捕行动中作好了准充的准备,不仅带上了狙击手,重要队员甚至穿上了防避猎枪散弹的防弹衣。

然而,当他们到达犯罪嫌疑人的住所时,这些防背却根本派不上用场,陌生人的到来,惊起了此起彼伏的狗叫,整个村子狗叫声响成了一片,这样,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受惊逃跑。要在他们惊醒之前抓捕他们,行动就必须迅速,这时许多没有穿防弹衣的刑警,就冲到了前面,这也包括大队长、中队长,他们直接面对着枪口的威胁。

所幸的是,枪并没有在牟新安这里,刑警们这才长舒了口气。这时牟家人哭了起来,这可能会惊动了李建民,刑警只好果断处理。

由于抓捕行动非常隐秘,并没有惊动村庄里太多的人,民警们立即去抓李建民,但还是迟了一步,李建民逃走了。

与此同时,到寿光实施抓捕的第二组人马也开始行动。

而当他们去抓捕李焕文时,李焕文同样也早已闻风外逃了。

抓捕行动顺利结束,这些制造了一起血案的蒙面大盗,在他们每个人都发下毒誓之后,第一次集体在看守所中聚首了,而这正是他们自己酿下的苦果。

第二天,警方在潍北押回了正在服刑的卜宝安。

至此,除李焕文、李建民暂时潜逃外,这个犯罪团伙全部落入法网。

虽然,众多犯罪嫌疑人到案了,但警方并没有找到作案的枪支,没有主要物证这仍是一个难以结案的案件。一切的焦点再一次集中到了李焕成这个团伙首脑的身上。

李焕成交待说他把枪支放到了自家门前的玉米杆垛里了。警方立即再次赶赴寿光,然而他们李焕成说的地方并没有堆放整齐的玉米杆,只有少量杂乱玉米杆散放在这里。这就是那个整齐的柴垛吗?如果是的话又是谁做了手脚呢?枪会在哪里呢。

王首峰想到了那个摩托车修理店的主人,那个小李?难道是他拿走并藏起了枪支?

就在这时,李焕成的妻子回来了,当她看到警察,警方觉得她的脸色产生了一些变化。难道会是她吗?是不是这中年妇女也会参与了一些事情呢?枪的答案会在她的身上吗?

果然,言谈中这个女人言语非常谨慎。仅管如此小心,还是被警方发现了马脚。女人说是草垛是前几天拆的,里面没什么东西。东西?她怎么知道警方在找东西呢?警方判断,她的说东西一定就是李焕成藏好的猎枪。警方一路追问。最后,她不得不出了枪的下落。

按图索骥,警方在李焕成一个朋友的仓库里,找到了一包物品,解开层层捆线,里面是两支猎枪和一堆猎枪子弹。

按照李焕成妻子的讲述,警方来到了李焕成自家的麦田,他们在这里寻找着被李焕成的妻子新手藏起的另外两把猎枪。

猎枪的被它的主人擦拭得非常干净,看得出主人非常爱惜它们。可是,距离藏枪地点仅五米左右,竟然就是一座坟墓!它就突立的麦田的中央!

结束了,一切罪恶都该结束了。李焕成面对的将是他自己挖好的坟墓。

一号重案成功破获此案,为多个涉案地市扫除了一害。有关方面已向山东省公安厅申报集体一等功,王首峰个人一等功。至此,一号重案组完成使命,宣告解散,刑警们又踏上了新的破案征程……

本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感谢头条号作者"左搞右笑"搜集整理

青岛本地网-免责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