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案回顾-现实版“太平洋大逃杀”何种原因让你如此凶残?

2018-10-26 22:56:29投稿人 : 青岛本地网围观 : 1448 次0 评论

2010年12月的一天,荣成市鑫发水产公司大型鱿钓渔船“鲁荣渔2682”号斩冰破浪,悄然起航。当时整个山东的海产品价格普遍上涨,鱿鱼批发价从2009年每斤5-6元,涨到了9-10元。即便如此,鱿鱼仍供不应求。近海资源枯竭,2682号航标指向南美洲西部太平洋海域。

船上共计33人,船长李承权是这艘轮船的最高“统治者”,他44岁,来自大连。船员们来自东北、内蒙等各地。这将是一段死亡旅程。

据说,在鲁荣渔2682号接船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些许奇怪的事情,最开始找的做饭的大师傅姓严,大连人,大副找的,当天晚上,船上的人在船上没事打扑克,突然大师傅喊着“杀人了,杀人了”,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12点,快一点左右的时候,大师傅自己跳进了海里,往港口中间游,幸好被有个站锚的船,发现给救了上去,当天大副就把人给送了回去,据大师傅的家人说,大师傅脑袋受过刺激,后来,大师傅换成了老夏。

就这样,一行33人还是出发了,其实本来同行有35人,另外两个人因为别的事情耽搁没有去,33人跟渔业公司签的合同是两年,普通船员是一年四万五的底薪,根据实际工作的情况还有提成,33人中有十多个人连船员证都没有,就跟着一起出了海。

33名船员,主要来自辽宁沈阳、朝阳、丹东、抚顺、大连、吉林长春、内蒙古、山东等地,大家多多少少都是亲戚或者朋友邀约聚在了一起。刚出发,大家还一团和气,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对接下来的工作充满着期待,在前往秘鲁的路上,大家成天打打牌,天南海北的聊天,憧憬着回来之后的生活。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

2011年2月2日,太平洋中心,夜

大年三十。团年饭上8个热菜,全是难得一见的肉食。

通过船上唯一的海事卫星电话,船员纷纷向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甚至拜早年。

马玉超年龄较小,仅25岁,在船上学历却最高。

在给家里的电话中,他安慰妈妈:你就当我又上了两年大学。

他在山东工业职业学院读机电专业,毕业后工作一直没着落。

对于船员工作,他说不上喜欢,在一个月里,他屡次晕船,几乎想逃回岸上。

诱惑马玉超的是高薪。按照船员与公司的约定,两年后返回渔港时,他们每人将获得4.5万元每年的保底工资和奖金,奖金为每钓1吨鱿鱼奖励400元钱。

这样,在两年归国之时,他将可以拿到大约10万元的钞票,这笔钱足以让家境贫寒的他独立在社会闯荡。

马玉超隐隐不安的是,他是乘坐另一艘“鲁荣渔2660”入海的,然后再转入“鲁荣渔2682”号,船上包括他一共有18人都没有“海员证”。他们的出海,近似偷渡。

王鹏是船上最小的,1987年生,他跟马玉超一样是大连人。刘贵夺1984年生,26岁。3人年龄相仿,又都是通过大连的劳务中介上船,彼此无话不聊。

谁能料到,4个月之后,刘贵夺成了这艘船的“魔王”:几乎所有被害者都与他们有关。王鹏则是帮凶。

2011年3月某日,秘鲁海域渔场,夜

“鲁荣渔2682”号船长36.98米、宽7米,排水量为233吨,主机功率为330千瓦。在2011年2月底抵达目的地。

这里是世界著名渔场,在东南暖流和秘鲁寒流的交互作用下,营养物质丰富的海底冷水上泛,各种冷水性鱼类在浅海区大量繁殖。

此刻,夜色正浓,渔轮挂满了大灯泡。鱿鱼有趋光特性,夜晚见灯光自然向船聚集。

船员们每个人守着一个鱿钓机。船员工作似乎简单而枯燥:拉起上钩的鱿鱼,然后将鱿鱼切成块,装起来放入冷冻库,是一个纯粹的体力活。

但刘贵夺已经发现了一些诀窍:放钩要耐心、拉线要快速、杀鱿鱼要精准。同时,为了防止缠线,需要不停与伙伴沟通。

刘贵夺是黑龙江人,初中没读完回家干农活,之后外出打工,在卖场、建筑工地等都干过,年纪不大却在社会已闯荡十年。

在其他船员眼中,刘贵夺好像运气特别好,总能钓到又多又大的鱿鱼。

2011年5月底,南美洲太平洋海域,争议起

在过去3个月里,刘贵夺产量排在了第一。3月、4月、5月,刘贵夺分别钓鱿鱼8000斤、6000斤、1.4万斤。

虽然夜以继日,甚至连续工作20多个小时,但想起归国后就捧着大叠的钞票,刘贵夺还是梦中都能笑醒。

16日,船员黄金波和岳朋病了,事实是累倒了。

船上无医药,船长要等其他渔船把他俩带回国并停发工资。在谈到劳动报酬时,纠纷顿起。

按照船员们的理解,合同约定非常清楚,工作两年,保底收入每年4.5万元,两年就是9万元。另外加每吨400元的提成,收入相当可观。

船长李承权说:你们理解错了。合同不是这么规定的。合同写的很清楚,如果没有钓到一条鱿鱼,那么每人给保底工资4.5万元。前提是“如果没有钓到鱿鱼”。但如果钓到鱿鱼,计算方法是另一种:每人每月给1000元工资,这笔钱已经按月打给了每人的家属,另外加400元每吨的奖金。

刘贵夺的心沉到了冰底。照后一种算法,他这3个月里,一共产量14吨,计5600元,平均每个月仅2000元。

船上生活太枯燥,刘贵夺日夜抽烟,加上在船上赊欠的吃用,他惊恐地发现:这么干下去,别说赚钱,回去还要倒贴钱给公司。

最新的“合同解释”,迅速在船员中私下流传。暗流涌动,而表面看,大家还在辛苦捕鱿。

此时,这艘渔船已经装了几十吨的鱿鱼,按批发价算,船员们已经创造了数百万元的财富。

2011年6月初,秘鲁海域,筹谋

船员包德格吉日胡(同伴一般简称其包德)是内蒙古人,找船长要求回国,被拒绝。

包德知道刘贵夺也十分不满,就和他商议劫船回国。然后两人分头串联。

包德联络的是内蒙古老乡双喜、戴福顺。刘贵夺、黄金波是老乡,都是黑龙江人,他俩分别说服姜晓龙、刘成建、王鹏、丁玉民一起参加劫船行动。

刘贵夺动员说:我有熟悉的律师朋友,回国后,我们就跟公司打官司,不怕要不到钱。

几乎所有船员都知道刘贵夺、包德等人将劫船,但没有人向船长和管理层告密。此刻,秘密筹谋的反叛者,浑然不知的管理者,等着看戏的中立者,几乎各占三分之一。

大学生马玉超说,他不参加行动,但他会计算油耗,可以帮助大家返岸。

刘贵夺对行动的每个细节都做了充分考虑。一是必须等到加满足够回国的燃油才能行动;二是必须破坏通信装置,防止其他渔轮靠近;三是藏起厨房的菜刀,防止伙食长夏琦勇持刀;四是他们这群对轮船一窍不通的人,需要有技术力量支持,不然劫了船也开不回去。最后,行动要有信号,他规定的动手信号是“起锚”。

2011年6月17日,智利离岸200海里,劫船

下午,“鲁荣渔2682”在一个海港加满整箱油。

晚上11点,反叛9人除马玉超外,根据刘贵夺事先的安排分头行动。

黄金波去厨房藏起了菜刀。学过轮船驾驶的王鹏关闭了船上的通讯设备、定位系统。姜晓龙、刘成建把守三楼舵楼梯口。

船共三层。船长李承权在三楼舵楼船长室床上躺下,准备睡觉。

刘贵夺、包德、双喜、戴福顺4人闯进船长室。

刘贵夺把船长从床上拽起来,要求立即返航。李承权不同意。刘贵夺一刀捅在船长腿上,血流如注。船长痛得大叫。包德、双喜不甘示弱,包德用刀捅,双喜抡起铁棒打头。

然后,他们将船长用绳索绑起来。

李承权被迫答应返航,用卫星导航设定了回国路线。王鹏则掌管了驾驶。此时,听到动静的伙食长夏琦勇准备上楼。

夏琦勇看见姜晓龙持杀鱿刀挡在楼梯口,并不畏惧,硬要往上冲。姜晓龙,1976年出生,黑龙江人,刘贵夺看中就是他的凶狠。

夏琦勇冲到船长室门口,才看到门口还守着刘成建和双喜。

夏琦勇两面受敌。姜晓龙趁夏不注意,在他后背连刺两刀。受伤的夏琦勇反而一把抓住刀刃,反手将刀夺下。

这时,刘成建从背后用钢管猛击夏腿部。夏琦勇半跪在地,姜晓龙随即当胸将刀刺入夏的身体。听到动静出来的刘贵夺又上前补了几刀。

夏琦勇已经没了动静,砍红眼的姜晓龙又在他脖子上割了几刀。然后,他们将夏琦勇抛到了漆黑的海里。

夏琦勇是船上第一个死亡者,他的死,拉开了渔船血腥屠杀的大幕。

接着,大副付义忠也上来了,他没反抗,直接被绑起来,控制在了舵楼。

2011年6月19日--23日,海上搜救

由于“鲁荣渔2682”号的通信系统、定位系统都被关闭,突然失踪,远在中国大陆的鑫发水产公司已经嗅到异常的气味。

公司将情况汇报给山东海上搜救中心,19日,该情况又转到了中国海上搜救中心,该中心立即协调智利方面展开搜寻。

21日--23日,中国农业部协调12艘船舶,在智利海域进行拉网式搜索,智利军方也派出巡逻机参与搜寻。但“鲁荣渔2682“号始终全无音信。

从种种迹象看,渔轮似被劫持,然而此海域属于智利军方控制,不可能有海盗,渔船去了哪里?

2011年7月9日,失踪渔船现身

7月4日、5日,刘贵夺忍不住用船长室卫星电话给自己女朋友韩某数次打电话。

这一通话迅速被发现。7月5日,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收到消息,发现失踪的“鲁荣渔2682”号在7月4日16时和5日6时30分有过对外通话记录。经过密切跟踪,累计进行通信呼叫110余次后,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于7月9日8时30分,与船长李承权取得电话联系。

李承权报告称,渔船安全,已在夏威夷附近海域,正驶回国内。

2011年约7月20日晚,夏威夷以西2000海里,大清洗

航标指向中国大陆,渔船割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在太平洋中悄无声息地孤独行驶。

船上弥漫着紧张恐惧的气息。

此刻,船上的人都知道,船被刘贵夺、包德等人控制了,他们是新的统治者。

渔轮实施了严格的管控措施:没收全部杀鱿刀,用冷藏室器械重新打磨9把尖刀,刀刃20公分,十分锋利。9人轮流持刀、铁棍走岗,4人一班,看住全部船员,不让他们和船长联系,防止他们穿救生衣,放救生筏逃跑。同时,船员宿舍也做了调整。

在这艘渔船上,核心管理者原本有4人:船长李承权,最高指挥者;大副付义忠,即第一副船长,管甲板、货运;轮机长温斗,管机舱、驾驶;伙食长夏琦勇,管后勤。他们全来自大连。

如今,船长、大副被控制,伙食长死亡,原管理者只剩下了温斗。

温斗仍然做“老轨”。但很快,刘贵夺和包德认为:温斗在策划造反。

从种种迹象看,温斗本是管理者,船上大批人都与他有密切的联系,他完全有反抗的心理动机。

刘贵夺发现3个问题:轮船油耗突然骤增,比平时增加几倍;辅机突然消失了几个;温斗、温密兄弟和岳朋、单国喜等船员,经常悄悄说话。

这时,薄福军向刘贵夺告密:岳朋对我说,他们要造反,还想拉我参加。

刘贵夺找包德商量。包德说:杀了就没人敢反抗了。

他们决定杀死6人,这个名单由刘贵夺拟定:温斗、温密、王永波、岳朋、刘刚、姜树涛。

行动增加了两个新人参加:冯兴艳、梅林盛。

动员很简单,刘贵夺简单地说:这些人想反抗,要把他们弄死。

然后刘贵夺开始分刀。

黄金波曾拉拢冯兴艳参加劫船行动,他没答应。这次包德又找到了他:我们准备杀掉岳朋、王永波等人,你如果不参加,就把你扔进海里。

梅林盛目睹伙食长被杀死,包德这次拉他入伙,他也立即答应了。

当晚,刘贵夺带领梅林盛、王鹏、丁玉民在舵楼看守船长、掌舵。冯兴艳望风。

包德带领其他6人动手。

刘贵夺将轮船音乐调到大声,高亢的歌声响遍渔船。

黄金波骗温斗说:舵角仪坏了,你上去检查一下。

温斗检查发现没问题,就准备回宿舍。

走到舷梯一半时,包德突然从他身后猛刺一刀。这一刀力道极大,尖刀自后背捅入,前胸透出。

温斗踉跄往下退,刘成建、黄金波、姜晓龙3人拿同样尖刀往他身上乱刺,然后将他抛进海中。

温斗、温密兄弟原本住在一间4人宿舍。温斗上楼时,刘成建等5人涌进宿舍。

黄金波拿刀架在同宿舍的王延龙脖子上,其他人对准温密全身一阵乱捅,似乎有刻骨仇恨。

温密死后,双喜、戴福顺将他扔下海。

岳朋在2楼12人间,被刘成建喊出来,包德等3人一人向他前胸刺进一刀。岳朋后退几步,忍痛转身跳进海中。随即沉没。

没有海员证、几乎都是第一次出海的他们,根本都是一群旱鸭子。

刘成建接着把同宿舍的刘刚叫了出来。刘刚一看这么多人,便大声呼救,可是轮船上正大声播放着音乐,没人听见他的声音。姜晓龙上去捂住刘刚的嘴,一群人一阵乱刺,然后把他也扔入海中。

包德不想费事,直接带人闯进了12人间的宿舍。王永波在上铺睡觉,包德掀开被子便是捅刺。刘成建也上前乱砍。王永波掉到了地上。其他几人也把刀捅进他的腹部,直到肠子流得满地都是。这时,刘贵夺也进来宿舍,他在王永波大腿上胡乱砍了几刀。垂死的王永波被抬出来扔下海。

名单上最后死亡的是姜树涛,他在右舷廊处被双喜、戴福顺拿刀砍刺。黄金波过去时,看姜树涛没动,又砍了一刀。姜晓龙说:他死了。随后,姜树涛被抛下海。

死去的人几乎全属于原渔轮管理层成员。

血,似乎让杀人者们快意和兴奋,在杀戮和蹂躏中,这些曾经被侮辱和践踏的弱者,似乎在享受属于强者的快感。

这一夜,大学毕业生马玉超注定无眠。他住在12人间,亲眼目睹二副王永波被一群人疯了一样砍杀。

他知道,被陆续喊出去的岳朋、刘刚,也都这样被害。

刘贵夺安慰他:你别怕,不会有人杀你。

陷入崩溃的马玉超这一晚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马玉超留下了一本日记,后来被刘贵夺扔进大海。

刘贵夺找了三圈也没找到马玉超,查看救生衣,发现一件未少。

2011年约7月21日,夏威夷以西2000海里,沾血仪式

凌晨,包德找刘贵夺说:还有3个人没有杀——吴国志、陈国军、薄福军,3人都跟温斗有密切关系。

陈国军先被押到船头,刘贵夺问他有没有银行卡。陈国军说没有。刘贵夺一把就将陈国军推到了海里。陈国军游了几下,就没了踪影。

刘贵夺心血来潮,突然决定安排梅林盛、冯兴艳和王鹏动手,给了他们每人一把尖刀。

刘贵夺说:一会动薄福军,王鹏和梅林盛先上,你俩手上沾沾血。问问他身上有没有银行卡,没有直接放倒。

薄福军被押过来后,王鹏、梅林盛就向他逼问银行卡。薄说没有。梅林盛先上前捅了薄腹部三四刀,王鹏也刺了他后背、脖子几刀。血流如注的薄福军瘫倒在地。随后,刘贵夺一脚将薄踢进了海里。

接下来轮到冯兴艳上场。

押来的是吴国志。同样逼他交出银行卡和密码,吴国志不说。冯兴艳首先一刀刺进吴国志肚子。随后,王鹏、梅林盛各又捅了吴国志一刀。吴国志被迫跳海。

至此,在不到10个小时里,先后9人殒命,1人失踪。

杀人,在杀人者眼中,跟杀一条鱿鱼已没什么分别。

2011年7月24日,日本以东1200海里,逃亡策划

满手沾血的刘贵夺、包德不准备回到祖国。他们的计划是偷渡日本,除了卖掉船上的鱿鱼外,还需要现金。

23日,船上所有人都被集中起来,要求必须给家里打电话,编造理由让家里向一张银行卡打款。

刘贵夺守在船长室,盯着船员一个个用卫星电话往家里打电话。

黄金波打给母亲:妈,我手骨折了,需要5000块医药费,我给你一个银行卡,你往里面打5000块钱。

王鹏打给母亲:妈,我得阑尾炎,要做手术,急需5000块医疗费,你给我打5000块钱。

阑尾炎是大多数船员的共同理由,有时还交互向家里印证确实患病。

但是船员的家境都十分贫寒,还指望着儿子、丈夫出海挣钱,哪里有钱打给他们。

到24日,家里汇款的有两人:单国喜、邱荣华的家人各汇了5000元。

汇款指定的银行卡,是刘贵夺的女朋友韩某的卡。

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引发了刘贵夺、包德的矛盾。

如果船上20人每家都打款5000元,那么,将有10万元现金入账。

而到底人们打了多少钱,包德无从知道。刘贵夺告诉他只收到1万元,他根本不信。

2011年7月24日,日本以东1000海里,两虎斗

除了屠杀,似乎没有其他办法解决矛盾。

包德想除掉刘贵夺。

包德先策反刘贵夺的黑龙江老乡黄金波:刘贵夺准备带姜晓龙等身边两三个人去日本,把其他人全杀了。你只有跟着我干,才有活路。

黄金波:我跟你干。我早知道他无情无义,连我也要让家里人打钱给他。

黄金波转身找到刘贵夺说:我有个很严重的事要告诉你。

刘贵夺:是不是包德想干掉我?

黄金波惊讶于刘贵夺的聪明,无言点点头。

刘贵夺在一张纸条的4个名字上画了记号:包德、包宝成、双喜、戴福顺。4人全部是内蒙古人。

包德残忍悍勇,又有一帮老乡在身边。此刻,刘贵夺只有短短几小时的准备时间,他决定“借刀杀人”。

要借的“刀”,是船长李承权和船员崔勇、段志芳。3人都主动要求加入“队伍”。

3人不敢直接面对刘贵夺,就找姜晓龙说情。姜晓龙说:跟我们干啥,我自己活哪天都不知道。

刘贵夺说:能不能加入,要看你们的表现,必须手上沾血。

当日晚,刘贵夺将“新人”、“老人”聚集在一起,说:包德要造反。

刘贵夺将写有包德等4人名字的字条让大家传阅。然后安排行动,给了崔勇一把刀,让他先回宿舍。刘贵夺的计划是:船长、崔勇杀包德,黄金波和刘成建持刀在旁监督。

刘贵夺先找借口收了双喜、戴福顺的刀,然后安排人看守住他俩的宿舍,接着去找包德说:船长李承权要加入我们,要让他手上沾血,我准备叫他杀掉崔勇,把你的刀借给他用。

包德不知是计,把刀给了李承权。

包德根据安排去叫崔勇。崔勇将刀藏在身上跟在包德身后。到了甲板,包德前是李承权,后是崔勇。

李承权、崔勇首先动手,持刀往包德腹部、腰部乱刺,然后王鹏加入,一刀刺中包德胸部。黄金波也加入战团。4人一起朝赤手空拳的包德持刀乱捅,血迹遍地。

首次杀人的崔勇将包德的血抹在了自己脸上,大喊,“我沾血了,我沾血了“。不知是兴奋,还是掩饰自己的胆怯。李承权则有报仇的快意,包德杀过他的很多人。

包德困兽犹斗,继续反抗,并大喊“都出来”,可是他的同伴没有一个出来。包德被逼跳入海中。

刘贵夺这时才出现,嘲笑说:你以为黄金波是谁的人?

在宿舍的双喜、戴福顺知道计划泄露,没杀到刘贵夺反遭暗算,先后从窗户中跳入了海中。

李承权等人又将名单上的包宝成从宿舍喊出来,逼其跳海。

接着,名单之外的单国喜、邱荣华,也就是家属给刘贵夺打款的两人,也分别从宿舍叫出。李承权、崔勇、冯兴艳等加入不久的“新人”,嗜血狂一般在他俩身上挥刀乱砍,逼鲜血淋漓的船员跳海才完结。

至此,33人的渔船,只剩下了16人。

2011年7月25日,日本以东1000海里,渔船遇险

船长李承权的倒戈,让剩下的人知道世界末日已经降临。

趁着24日晚船上黑龙江、内蒙古两帮人的内斗,大副(第一副船长)付义忠、大管轮(轮机长助手)王延龙、船员官学军、船员宋国春、船员丁玉民悄悄策划逃离渔船。

逃跑方案是:让船进水,然后趁乱取救生筏逃走。

凌晨时分,“鲁荣渔2682”号机舱进水、失去动力、船体倾斜。

其他人在睡梦中浑然不知,船长李承权上厕所时感到不对劲,然后一眼发现不正常:机器转速从980猛降到700。检查发现,机舱底部进水。他马上去找大管轮王延龙。

机舱进水是因为海底总阀被打开了。这个总阀只有只有王延龙和温斗知道,温斗已死亡,毫无疑问这是王延龙干的。

王延龙失踪了。

刘贵夺、李承权立刻组织船员排水自救,同时准备逃生工具,打开电台向外呼救。

这时,付义忠、官学军、丁玉民、宋国春4人身着救生衣,跳上载有救生物资的自制木筏。付义忠是李承权的多年好友,因船长的邀请而上船。李承权发现了救生筏,就喊付义忠上船。

付回答说:回来还不是一样被杀死。

随后,救生筏划入茫茫深海。此时,风力6~7级,浪高3米。

船上的人通过关闭主机、抽水、放锚、绑空油桶等方式自救,一直到晚上,渔船才稳定下来。

这时,洋流却又将救生筏送到了“鲁荣渔2682”号旁边。

李承权喊:打他们,往死里打。然后他就扔钓鱿铁坠砸下去。船上的人纷纷将铁坠往下砸。姜晓龙手持鱼枪,跳到木筏上乱捅。付义忠等4人被迫弃筏跳海。

宋国春挣扎后求救,被拉上了渔船。上岸后,他苦苦哀求。

船长对刘贵夺说:项立山和段志芳怎么办,他俩没沾血。

除了项、段之外,其他9人全都血债累累。

刘贵夺对他俩说,“你俩手上没沾血,自己看着办”。

随后,项、段两人将宋国春身上的救生衣脱下,用绳索把双手绑在身后、捆上双脚,再系上两个沉重的铁坠,扔到海里。宋国春旋即消失。

至此,船上活着的11人全部“沾血”。

月25日,日本海以东,距南鸟岛300海里

晨,中国渔业管理部门突然接到“鲁荣渔2682”号的求救信号:“渔船轮机舱进水,无法航行,请求救援。”这艘失踪良久的渔船重新回到人们视线。

上午,中共荣成市委、荣成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通过交通部海上搜救中心等有关部门协调,日本海上保安厅先后派出飞机和巡视船进行救援。

下午4点,日本飞机通过搜索,飞抵“鲁荣渔2682”上空。

船上11人穿着救生衣,向飞机挥手。

由此,渔船的准确位置被标出:北纬27度01分,东经153度20分。

当晚,一艘货轮来到渔轮旁边。但通过对讲机,李承权告诉对方:船上吃的、用的都还充足,暂时不需要帮助。

2011年7月29日,日本海,攻守同盟

船被发现,迟早要归国,逃亡日本的计划不可能再实施。

剩下的人开始思考如何掩盖这场血案。刘贵夺想了多种说法,李承权都指出其中存在的漏洞。

经多次商议,最后确定了这样一种统一口径:包德等人要回国,劫持了船长,并索要船员的钱财,不从便杀人。船舱遇险进水后,包德等人穿着救生衣、乘着救生筏逃走了。

上述说法近乎完美,所有的事实都存在,只是移花接木。

与此同时,他们反复推敲了更多的作案细节,使一切看起来无懈可击。商定统一说法后,他们将这些内容写在纸上,要求所有人背诵熟悉。

同时,他们将船上一切写有字的纸条、尖刀等绑上铁坠沉入海中,并反复擦拭所留的血迹。

29日,农业部指令正在北太平洋执行任务的“中国渔政118船”抵达并拖带“鲁荣渔2682”号返航。

荣成市同时派出两条大马力渔船前往接应。

2011年8月13日,山东荣成,大雨

12日,雨幕之下,“鲁荣渔2682”号被拖回出航地石岛码头,渔船靠岸之前,大批警察和警车严阵以待,道路两旁拉起了警戒线。

上岸后,船上的11人,直接被警察带走,每人单独一辆警车。

13日,警方发布消息,初步认定“鲁荣渔2682”号曾发生重大刑事案件。

警察开始审讯,而在上岸之前,刘贵夺曾威胁过其他船员,如果谁敢说出实话,他就出去找人杀他全家。

最先招供的是黄金波,他明白大势已去,而自己犯下的罪恶,无法洗脱,而此时的他还存有一份侥幸心理,在案件明了之前申报自首情节,不过最后没有通过。

“鲁荣渔2682号”最终存活下来的11人均因有罪获刑。黄金波跟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和船长李承权一样,被判处死刑。

刘贵夺否认了所有指控,在看守所时,刘贵夺和另一个死刑嫌犯关在一间,他鼓动对方与自己一起逃跑,第二天就被举报。自那之后,刘贵夺被四肢固定在床板上,一直到他执行死刑。

这就是鲁荣渔号案件的全部,血淋淋的事实令人震惊,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22条生命如蝼蚁,人性,太过于复杂,人生,太过于无常,命运,太过于曲折……

是什么将人性的恶夸张释放?是极端的环境?还是人性使然?

惨案告诉世人,在远离世俗的约束,人类往往选择另行一套弱肉强食的价值观念。但如果当事人都有高度的道德自律和法制意识,悲剧或许不会发生。而惨案暴露出来的人员遴选、劳务保障、救援机制、心理辅导等等漏洞,亦需反思与改正。

本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青岛本地网-免责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