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案纪实-长春“斧头帮”特大抢劫杀人案

2018-10-27 09:03:55投稿人 : 青岛本地网围观 : 2037 次0 评论


1997年9月8日14时,长春市公安局党组会议室里记者云集,省城几十家新闻单位的记者,应邀前来参加市公安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性急的记者们有的展开采访本,紧握笔杆,有的选好角度,布好灯光,焦急地等待新闻消息的发布。14时10分,市公安局局长彭祖尧同志宣布了振奋人心的消息:长春警方经过21个昼夜的艰苦奋战,于9月5日一举将长春市“8·15’杀害民警案,吉林市“4·27”系列抢劫杀人案侦破,重大犯罪嫌疑人同文江、齐显东、齐显娇已相继落人法网……

杀害民警案轰动长春城

7月盛夏,酷暑难耐,缺水的长春,人们把南关、二道区的界河—伊通河当作消夏的好去处。夜幕降临后,人们仁仁俩俩来到伊通河畔,柳影婆要,轻风拂面,消夏的人们尽享河水带来的丝丝凉意。朋友们侃天说地,谈笑风声,情侣们相互依偎,低声细语。然而,这种祥和的气氛,却被连续发生的抢劫案所打破。

7月25日2时,在酒店打工的赵某劳累一天后,携女友罗某来到伊通河畔长春钢铁厂东侧凉亭处,两人有说有笑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突然,一个黑影从坝下窜上来,手持斧头对着赵某的后脑猛砸下来,赵某顿觉天旋地转,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几乎同一时间,又有两名歹徒冲上来,对赵某一顿乱斧后,又将在一旁发愣的罗某头部砍伤。3名歹徒麻利地将赵某、罗某身上的摩托罗拉小精英BP机和人民币20余元搜出后,扬长而去。

7月31日2时许,齐某和女友杨某,行至距东大桥30米处的化纤厂宿舍后面,被3名歹徒打伤,抢走小精英BP机、协和BP机各1只,现金50多元后逃之夭夭。

同一地点,连续发案,作案手段相似,给公安机关和人民群众的心头罩上一层阴影,给沿岸的群众带来恐惧。长春市公安局针对案情,立即布置伊通河东西两岸的南关区公安分局和二道区公安分局,组织专门警力在案件多发地架网设伏。

8月15日,农历7月13夜晚,状如圆盘的月亮躲在了厚厚的乌云背后,5米开外处难以看清人的面目。偶而出现几道闪电划破夜空,仿佛在告诉人们,一场大雨即将来临。忙碌了一天的南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赵秋生吃完晚饭后又回到办公室,将去兴城疗养的两张火车票装人衣袋,心里盘算着这回可以轻松轻松了。

这几年,严打战役,专项斗争,统一行动,一个接一个,作为刑警大队副队长,自然也是阵阵不落。这次疗养显然是分局领导和大队领导给自己的一次奖赏。顺便还可以把放假在家的儿子贺贺带上,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去看看大海,与父亲在一起度过一段快乐时光。明天就可以动身了,想着想着,他突然站起来,看看窗外阴沉沉的天,对设伏点的同志们有些放心不下。

在伊通河西岸设伏已进人第8天了,穷凶极恶的歹徒还没有抓到,今天的气候又有些恶劣,歹徒很可能利用恶劣天气作案。他操起电话告诉妻子,今晚有任务,下半夜两点后回家,这已是他从警10多年来的习惯了,告诉家人一声,免得牵挂。晚上21点,他驾车前往设伏区检查。先将车停在东大桥西头的同济商场门前,然后沿河堤步行向同志们的设伏地段走去。

赵秋生同志边行走,边用警惕的目光向周围巡视着,21点10分,当他行至设伏点还有约100米处时,突然,从身后窜上两条黑影,强烈的职业警觉,促使赵秋生同志停住了脚步,面对黑影大喝一声:“你们是干什么的?我是公安局巡逻的。”

话音刚落,一个歹徒便手持斧头重重地砸在了赵秋生的脑袋上,另3名歹徒也窜上来,又是一阵乱斧,将赵秋生同志杀害了,头部被砍砸了7斧子的赵秋生同志倒下了,热血洒在了他无限热爱的岗位上。歹徒们将他随身携带的大哥大包和手提电话、BP机抢走,并凶残地将尸体抛人伊通河中。

这一切发生只有几分钟,距离发案地不足百米的正在设伏的刑警中队长张军堂,听到这边有争吵声,便带领侦查员田忠祥快步向这边赶来,距事发地近300米时,发现4人逃窜,其中三人沿河坝上跑,另一人在坝下跑,张军堂和田忠祥感到有情况,便拼命向逃跑的人影追去,张呜枪示警,逃跑的人非但没停,反而更加快了脚步,并左拐右拐,消失在夜幕中。

张军堂与田忠祥返回事发地,发现地面上有一滩血迹和一串钥匙。血迹沿河坝向河流方向滴去,张对水面进行搜索,发现水面上漂着一个类似证件的黑皮小本,便设法捞了上来,打开一看,是副大队长赵秋生的工作证。

张军堂感到情况严重,用电话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向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李士长作了报告,分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庞威、刑警大队长李士,带领技术中队长聂洪生等赶往现场。

聂洪生中队长跳人一人多深的水中进行搜寻,在距岸边5米多处找到了赵秋生的尸体,打捞上来后,殷红的鲜血还在从头部的伤口中流出,赵秋生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在场的人们不约而同地流下了热泪,这热泪是对战友的怀念,这热泪是对歹徒的憎恨,人们握紧铁拳,虽然没有语言,但有同一个心声,就是迅速破案,告慰战友在天之灵。

“地毯式”排查初见端倪

“8.15”杀害民警案轰动了春城,引起了省公安厅和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案发当晚,省公安厅副厅长陈占旭,长春市委副书记田学仁、副市长夏福龙、市公安局局长彭祖尧、副局长刘培柱、赵洪兴、马世用分别赶到案发地点和南关区公安分局。市委副书记田学仁指示,案情重大,要不惜人力、物力、财力,全力破案。专案组连夜成立。市公安局局长彭祖尧亲自担任专案组长,副局长马世用任前线总指挥,刑警支队副支队长于忠民、南关区公安分局局长何静为指挥部成员。

当晚9时40分,“8·15”案发不到30分钟,指挥部便下达了一道道指令:对出城路口立即设卡堵截,盘查过往车辆行人;南关区公安局全体人员立即到岗,对辖区的饭店、旅店、洗浴场所、录像厅、基建工地进行地毯式清查;相邻的宽城区、二道区也被列为清查的重点区域,紧急动员干警参战。要求做到街不漏巷、巷不漏户、户不漏人。指挥部的指令,在紧张有序地落实。

指挥部成员结合实际制定了较完整的侦查方案:

在加强专线侦查的同时,把全市范围内类似作案手段和作案工具的案件进行串并侦查,在全市划定17个派出所为重点排查区域,抽调有经验的干警,集中到17个派出所开展工作。

进一步准确刻画犯罪嫌疑人人型,确定犯罪嫌疑人条件,加大夜间治安案力度,组织巡逻队,注意发现和打击现行犯罪。

深人发动群众,广辟线索来源,印发《告全区人民的一封公并信》公布案情,动员群众提供破案线索。继续进行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工作。

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全面张开,并在一步步收拢。

8月18日深夜,横跨伊通河的东大桥经过一天的喧嚣似乎有些疲倦了,时而掠过几束过桥的汽车灯光,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宁静。然而黑暗中却窜出4条黑影,他们鬼鬼祟祟,走走停停,显然在寻找作案目标。他们的举动,早已进人了设伏人员的视线,张军堂队长示意周围的设伏人员迅速合围,形成包围圈,面对从天而降的公安干警,4名男青年束手就擒。

侦查人员从他们身上搜出了蒙古刀、尖刀和管制刀具。带回南关公安分局,连夜进行审讯。在强大的攻势面前,4人很快败下阵来,他们4人都是农安县某学校的学生,今年以来,在长春、农安两地结伙交叉作案10余起,抢得BP机、现金等。4人结伙抢劫作案与“8·15”案作案人员相似,审讯人员不仅为之一振,但很快又陷人了困惑,难道轰动长吉两市的“斧头帮”案是几名20多岁的青年学生所为?

深人审讯的结果使他们的怀疑得到了印证,这个团伙中已被抓获的6名成员,不具备有“8·15”案和其他系列抢劫案的作案时间。就在设伏人员取得意外战果不久,8月26日,负责专线侦查的刑警队员又获得一条线索,在长春市今年以来发生的抢劫案件中,被抢的BP机有几台已被人改频入网。

沿着这一线索顺藤摸瓜,很快挖出了江苏沛县胡家寨乡来长春搞建筑的民工曾峰等10余人结成的抢劫犯罪团伙。这伙人开车或“打的”跟踪拿大哥大的单身男子或搞对象的男女至辟静处大打出手,抢走BP机、大哥大包等物品。这伙人先后在宽城、二道、南关抢劫作案1起,抢得BP机5台,手提电话机7部。专案组感到这个团伙人员和作案手段与“8·15”案有许多相近之处,但经过全面深入的调查,仍是“意外收获”。

8月2日,一条新信息传到了指挥部,现场勘查人员经过深人查找,在现场百余米处的四十中学垃圾箱里,发现了3把斧头,其中一把的斧顶留有明显的血迹。

总指挥马世用副局长指示,立即送往技术室鉴定。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凶器上的血迹与赵秋生的血型一致,这3把斧子即是杀害赵秋生的凶器。凶器查到了,给全体参战人员以巨大鼓舞。指挥部果断决定,派出得力人员,查找3把斧子的来源,以便缩小侦查范围。

经过大量细致的工作,查明其中两把斧子是德惠市建筑五金厂生产的。查找物证人员追到了生产厂家,厂家从销售记录中查到了该厂今年共生产60把这样的斧子,分别销往德惠市和九台市。干警们首先追到了九台市,查明这种斧子已售出12把,几经周折,干警们查到九台农贸市场,货主回忆说,8月15日有人从他这里买走了2把斧子,具体人型记不太清楚了。

对此,指挥部决定,以九台、德惠为侦破重点。此间,按照市局统一部署,全市技侦、刑侦部门和派出所地毯式排查,从中为专案组提供了167条线索。

8月28日,绿园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侦查员于化成同志在工作中获取一重要线索。有人反映,曾在宽城区四海锅烙部打过工的一个绰号叫“老鳖”的和人称“小邓”的人对别人讲过,8月15日晚在东大桥附近和人打过仗。经查,8月巧日晚,东大桥附近并没有人打仗,显然其中有诈。“老鳖”和“小邓”具有重大嫌疑。进一步工作查明,“老鳖”真名叫赵海瑞,男,23岁,家住九台市莽卡乡塔库村三家屯。8月15日晚,这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跑回四海锅烙部,说在东大桥和人打仗了,有人追他们,此后两人不知去向。

前线总指挥马世用副局长与于忠民副支队长和何静分局长商量后果断作出决定,前线指挥部移到了九台市胡家乡派出所。9月3日,一村民反映“老鳖”曾同别人说过,他在长春东大桥杀了一个警察,可能还是个什么长。进一步工作查明,近期赵海瑞与当地农民闰文江、齐显峰、齐显东、李忠文来往密切,而且案发后赵海瑞等人还回来过。可以初步确定,赵海瑞、邓海峰等人系“8·15”案重大嫌疑人。

密林处觅踪传来捷报

指挥部里,马世用副局长与于忠民副支队长和南关公安分局何静局长综合来自各方面的情况,决定抓捕闰文江等人。抓捕力量在九台胡家乡集结。

市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王安久,刑瞥二大队张真春大队长带队赶来了;

南关区公安局分局庞威副局长、刑警大队李士长大队长率领全分局17个派出所百名余名干警赶来了;

九台市公安局周洪武局长带领刑警大队及有关派出所民警赶来了;胡家乡党委书记芦立国、乡长贺泽率领近百名预备役民兵也赶来了。

一场合成兵种,联合作战的人民战争打响了。

9月4日,对5名犯罪嫌疑人遍及省内外的48个可能落脚点实施了全面严控。闻讯赶来的九台市巡警大队部署了对两乡交通要道设卡堵截,吉林市刑警支队负责通往吉林的要道设卡堵截。长春、吉林两市的刑侦部门,还调来十数只警犬协助抓捕。

九台市政府还调集一个支队的武警官兵待命,随时准备投人战斗。当地政府还紧急召开了胡家乡,莽卡乡的村屯长会议,布置村干部广泛发动村民,发现赵海瑞等嫌疑人要立即报告。胡家乡、莽卡乡与永吉县两家子乡接壤。这里山连山岭连岭,树木茂密,自然环境十分复杂,犯罪分子熟悉环境,且在暗处,给抓捕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

9月4日,指挥部接到村民报告,同文江的小姨子和闻的二嫂刚才慌慌张张地从山上下来了。侦查员们马上进行调查走访,得知二人傍晚曾在屯中小卖部买了不少面包。专案组决定正面接触闰文江的妻妹和二嫂,经过耐心的开导,两人终于承认曾上山为闰文江送过食品和衣服。现在闰可能还在山上。由市局刑警支队,南关分局、九台市局和当地派出所民警,治保干部组成的搜捕队伍,在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开始了搜山大行动。

头上蚊叮虫咬,脚下露水打湿了鞋袜和裤角,干警同志们艰难地进行搜索,包围圈在逐渐缩小,直到5日凌晨1时,仍未见到闻文江的踪迹。搜山的队伍克服秋夜的寒冷,忍着饥饿,困倦带来的困难,行走了几十公里,他们心中想着人民的利益,想着抓获犯罪分子为民除害,把一切困难都抛到九霄云外。

被搜山队伍逼得东躲西藏的闻文江,感到山里再也藏不住了,便悄悄地翻山越岭逃往九台市棋塔木乡,在路边一台新的红色幸福牌摩托车旁停住了脚步。刹那间,新的犯罪动机产生了,他撬开了摩托车锁,骑上摩托车,直奔永吉县两家子乡齐显峰的二姐家,当他进人齐显峰二姐家院内立脚未稳时,就被在这里布控的南关区公安分局探长李然,民警沐洪林抓获。侦查员当场在闰文江身上搜出了赵秋生被抢的手提电话。

此时是9月5日17时58分。闻文江被抓住了,这喜讯随着电波传向了前线指挥部,传向了专案组,传向了省公安厅、市委、市政府,参战的人员无不流下激动的热泪。南关区公安分局局长何静,用激动得有些颤抖的手斟满了一杯酒,洒到地上,用几乎有些硬咽的声音说:“秋生,你安息吧,杀害你的凶手我们抓到了……

斧头帮”覆灭,万众欢腾

继9月5日闺文江被抓获后,他的同伙又一个个落人法网。

9月6日16时10分,在辽宁昌图齐显东接触关系处设伏的干警将齐显东抓获。

9月8日8时10分,逃往辽宁本溪的齐显峰落网。

吉林市公安机关闻讯后,迅速赶到长春参加突审工作,根据闰文江供述,吉林市警方又将朱维荣、常为波等3名“斧头帮”成员抓获。该团伙除赵海瑞、邓海峰2人外,尹金全部落网。

猖撅一时的“斧头帮”终于覆灭了。经审,“斧头帮”的犯罪嫌疑人交代了他们犯下的累累罪行:

4月27日夜至28日晨3点,他们在吉林市连续作案5起,将5人头部击伤,身上财物洗劫一空

;4月29日,在吉林市又连续抢劫作案3起,将被害人打伤;

5月9日20点40分,在长春南湖公园北侧将某厂职工廉某杀害;

5月10日在南湖公园抢劫后将两男一女杀害;

7月2日在青岗路将上夜班的工人李某抢劫杀害;

7月25日在杨家威子派出所管段内将马某抢劫杀害;

7月25日在兴业街与铁北一路交汇处,将一汽车厂工人盛某抢劫杀害都系该团伙所为。

该团伙在吉林市作案23起,打伤10余,打死5人,在长春作案13起,打伤9人,打死6人。“斧头帮”覆灭的消息在新闻媒介披露后,春城万众欢腾,奔走相告。

人们对南关区公安分局在市局刑警大队、绿园区公安局、九台市公安局、吉林市公安局紧密配合下,为民除了一大害,驱散了笼罩在吉长两市人们心中的阴云,市民们无不拍手称快。春城的夜晚,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本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感谢头条号作者"左搞右笑"搜集整理

青岛本地网-免责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